• (2015)亭商初字第1693号
  • 作者: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8/9/19 阅读次数:[32]
  •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亭商初字第1693号


     
    原告盐城市紫城食品商贸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57540655-4,住所地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新区盐渎西路663号。
    法定代表人沈国兴,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夏兵,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艺,江苏一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高慧丽,女,1983年11月25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911198311250920,汉族,业务员,住所地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西环路金品花园16幢602室。
    委托代理人薛志娟,江苏薛志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盐城市紫城食品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紫城商贸公司)与被告高慧丽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22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朱立龙独任审判,于同年11月17日、1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2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紫城商贸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夏兵、蒋艺,被告高慧丽及其委托代理人薛志娟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紫城商贸公司诉称:我公司系从事食品贸易企业,被告系从事食品销售业务的人员,被告因自身业务需要经常从原告处欠货。自2011年11月11日至2012年11月26日期间,被告因销售需要,共计从原告处欠货款22422.8元。原告考虑到双方的合作关系,对被告的欠货请求也尽可能给予满足,但被告在履行过程中缺乏诚信,其拖欠行为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经催要未果,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给付货款22422.8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1、被告出具的欠条14张,证明被告自2011年11月11日至2012年11月26日期间,在原告处欠货出具的字据;
    2、列表清单一份,证明被告欠原告货的单价及数量;
    3、经销商合作协议一份,该合同的第三页甲方权利第二条以及合同第六页乙方权利第十条均明确约定被告的结欠行为与圣元公司无关,主要证明被告行为不具有当然的代表关系,也不具有职务的授权,不是职务行为。
    被告高慧丽辩称:1、原告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我和原告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也不是从事食品销售的人员,在2011年11月2日到2012年10月30日期间,我是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圣元公司)的销售主管(从2007年工作到2013年离职),期间,我从未因自身业务需要从原告处拿货,而是圣元公司为开展“感恩金秋时畅享优博爱”、“金优聪、向前冲”活动,我作为业务主管到经销商处领取赠品,是履行的职务行为;2、2013年我离职时,圣元公司城市经理韩君已将被告领取的赠品奶粉与原告对账核销,即使没有核销,原告也应向圣元公司主张权利。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请。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1、射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一份 ,证明从2007年5月份至2013年3月被告在圣元公司从事销售主管工作;
    2、圣元公司的城市经理陈静、市场专员韩春玲通过邮箱发送给王爱萍、高慧丽、夏兵相关的“感恩金秋时畅享优博爱”、“金优聪、向前冲”活动细则,证明目的同证据1,证明是公司的活动;
    3、2011年11月9日,被告发给陈静的一封邮件,证明赠品已经核销到经销商账户了;
    4、被告发给陈静的邮件,证明所有的分销商的费用全部在原告账户上面且上面的180奶粉,被告已注明经过经理特批处理。
    经质证,被告高慧丽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
    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欠条并不能证明原告举证目的,这些欠条不具备货物买卖的特征,没有单价及金额,大部分的欠条都记载用于“三送一”、“积分赠品”等字样,还有一个180处理字样,且这些上面都有夏兵本人签字;证据1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因为条据上赠品的促销活动都是圣元公司与原告之间举办的促销活动,被告仅是代表公司去原告处领取赠品,履行的是职务行为。2012年2月9日上面明确注明该赠品与商品积分码已经全部注销,有原告负责人夏兵签字,圣元公司凭积分码与经销商进行核销;2012年3月27日上面有挂圣元往来,且注明是射阳苏果超市退货作赠品用已经在三月份报销,该账已经到原告账户上了;欠条上注明是退货字样的,都是作为180奶粉处理的;2011年11月11日欠条上注明时代射阳店空退买一送一用,就是欠条上的奶粉根本没有拿,在门店直接用于促销活动了,当时有圣元城市经理陈静签字确认;2012年2月23日欠条上面有圣元公司负责人韩君的签字确认,明确注明积分码已注销,韩君也确认积分还货。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同时该协议的约定对被告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协议约定是约定,但有可能双方并未完全按照协议履行,该协议的内容不能排除被告与圣元公司是劳动关系。本院认为,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原告紫城商贸公司对被告高慧丽提交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形式上没有得到圣元公司的确认,真实性有异议,同时该份证据与原告基于欠条直接向被告主张权利之间没有关联性;对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该份证据系被告单方制作,并未有原告及另外相关主体的确认,且该证据不足以对抗原告提交的书面证据。被告应当就其已还货进行举证,而不应当由原告举证,被告要求对账的请求不符合举证规则。本院认为,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依法调取了如下证据:
    1、2016年4月4日,与被调查人陈静的谈话笔录一份。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原告的质证意见为:对陈静在2011年12月31日前担任圣元公司盐城城市经理的身份无异议,但认为陈静对本案涉及的情况也不是特别清楚,同时也没有核销的证据,对谈话笔录的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不影响直接依据本案被告出具的欠条及借条向被告主张权利。被告的质证意见为:谈话笔录上陈静所说内容基本是事实,活动是圣元公司授权搞的,后期的账目是圣元公司负责和经销商对账的,后我于2013年离职,具体的账目圣元公司是否和原告核对我也不清楚。
    结合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法院调查的证据,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原告紫城商贸公司系从事食品贸易的企业。2012年,圣元公司(甲方)与紫城商贸公司(乙方)签订经销商合作协议一份,合同履行时间为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无签约时间。在经销商合作协议中第(一)项甲方权利第1条规定:“甲方只负责将乙方的订货配送到乙方指定的仓库,甲方人员不负责为乙方因其销售之目的的送货和结款,也不负责为乙方经营其他厂家的业务。”第2条规定:“乙方违背第(一)项甲方权利第1条,指派甲方人员送货或结款而造成的经济纠纷及任何经济损失,甲方概不负责。” 第(二)项乙方义务第4条规定:“乙方配备财务专员一名,并不允许轻易更换,提供电脑上网功能用于‘经销商运营管理系统’操作。财务专员负责经(分)销商进销存数据录入、开展对账,城市费用的报销和单据的提交。”第(二)项乙方权利中第10条规定:“严禁乙方直接将货款交给甲方销售人员,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损失由乙方承担;乙方如与甲方销售人员借贷关系,甲方概不负责。”被告高慧丽原为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职员。2008年6月2日,被告高慧丽与圣元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一份,合同期限为2008年6月2日至2009年8月31日。2010年8月22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份,合同起始日期为2010年9月1日,高慧丽的工作岗位为销售,具体负责射阳县、建湖县所有销售圣元奶粉的店面业务指导、客情维护、新店开发、新品推广等业务。2013年4月2日,圣元公司向高慧丽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后高慧丽申请仲裁,射阳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理作出射劳人仲案字(2013)第54号仲裁裁决书: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高慧丽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不足部分33940元,支付高丽慧2013年3月份差旅费、餐补和电话费补助1165元;驳回高慧丽的其他仲裁请求。圣元公司不服裁决,向法院起诉,2014年1月22日,射阳县人民法院判决: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支付高慧丽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不足部分26398元,2013年3月份差旅费、餐补和电话费补助1165元。被告高慧丽在2011年11月11日至2012年11月26日期间,向原告出具了14份欠条,原告计算所欠货款价值为22422.8元,但大部分的欠条都记载用于“三送一”、“积分赠品”等字样。经催要未果,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给付货款22422.8元。在庭审过程中,双方经过核对账目,确认了所欠货物的数量及货款价值为15579元。另,在与陈静的谈话笔录中,陈静确认2011年11月11日高慧丽出具的欠条上的“圣元公司陈静”为其本人签名,并陈述圣元公司知道这个事情。同时也确认2011年12月21日发件人为陈静,收件人为王爱云、高慧丽、夏兵等人的邮箱内容是真实的,当时是其作为圣元公司的城市经理发给王爱云、高慧丽、夏兵的,目的是为圣元公司举办“感恩金秋畅享优博爱”、“金优聪、向前冲”活动用的。
    本案经本院主持调解,由于双方意见分歧较大,致调解未成。
    本案的争议焦点:1、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2、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
    本院认为,(一)原被告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在本案中,原告紫城商贸公司和圣元公司之间签订的经销商合作协议中虽明确约定,圣元公司人员不负责为经销商因其销售之目的的送货和结款,紫城商贸公司不得指派圣元公司人员送货或结款,圣元公司概不负责由此而造成的经济纠纷及任何经济损失。但大部分的欠条都记载用于“三送一”、“积分赠品”等字样,还有一个180处理字样,且欠条上面都有紫城商贸公司总经理夏兵签字,2012年3月27日的欠条上面还有“射阳苏果退货做赠品用,已在3月报销”和“挂圣元往来”的字样,另在与陈静的谈话笔录中,陈静确认2011年11月11日高慧丽出具的欠条上的“圣元公司陈静”为其本人签名,并陈述圣元公司知道此事。同时也确认2011年12月21日发件人为陈静,收件人为王爱云、高慧丽、夏兵等人的邮箱内容是真实的,当时是其作为圣元公司的城市经理发给王爱云、高慧丽、夏兵的,目的是为圣元公司举办“感恩金秋畅享优博爱”、“金优聪、向前冲”活动用的。上述证据能够证明本案原被告之间并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二)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从被告高慧丽的身份看,在2011年11月11日至2012年11月26日期间,高慧丽系圣元公司的员工,具体负责射阳县、建湖县所有销售圣元奶粉的店面业务指导、客情维护、新店开发、新品推广等业务,从欠条时间、名义看,本案欠条系被告在从事销售奶粉时间内向原告出具,虽然欠条上只有被告个人签字而未盖有圣元公司相关印章,但部分欠条上有圣元城市经理陈静、韩君签字,可以看出被告的行为事后也得到了圣元公司的追认,故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的行为构成职务行为。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盐城市紫城食品商贸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60元,由原告盐城市紫城食品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方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  判  长   朱立龙
    审  判  员   阮  烯
    人民陪审员   孙留军
     二○一六年五月四日
    书  记  员   朱益倪

     
    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十三条 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版权所有: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西亭路与青年东路交叉口西150米  联系电话:0515-88237615